前陣子, 看到麻辣耳絲 (格友Mary JaneC)的做法, 腦子裡盤旋的那個在廟口點碗麵, 切盤滷菜的古早情懷馬上附身. 
可能我跟數學有心電感應, 我啥都沒說, 竟然他會在某一天上完課跑去超市逛逛, 意外地看到豬耳朵後, 很興奮地提了兩對豬耳(就是四只耳朵)回家來見我. 

四朵耳朵的其中一朵, 就能切出這一盤!!  灑上香菜, 滴上香油, 可惜家裡沒有葱花來增加色澤和香味.  最重要的辣椒醬在開動前才拌上來提味.  (請參考Mary JaneC的耳絲成品, 真的讓人有買豬耳朵回來料理的慾望.)

遵循Mary JaneC提供的作法, 我竟也成功地做出與印象中相差不遠的豬耳朵. 
真的!  人在異鄉, 只要做出個三分像, 就可以滿足老半天.
數學也對豬耳脆脆的軟骨讚不絕口.  看他躍躍欲試, 我速速打斷他近期內再度購入豬耳朵的念頭, 以免我又得待在廚房處理這些血水, 豬毛, 真格像名駐法台傭.

還記得十月份領了不少打獵來的野味, 那刴鴿首, 斬鴿翅的影像仍記憶猶新.  (請看-->折騰人的秋季狩獵大豐收 )  
隔沒多久, 因為在歌劇院附近一家中式餐館吃到了非常好吃的豬腳, 所以我家數學很自以為是的在超市買了豬腳來取悅我. 


處理鴿子恐怖極了, 那沒話說.  而超市買的豬腳竟也不能等閒視之, 因為這買來的豬腳腳毛還一堆, 莫非外國豬腿毛比較濃密嗎?  沒經驗的我是在滾水去血水後, 用我拔眉毛的鑷子一根一根拔.  窩在廚房將近三個小時後, 不但肩頸痠痛, 我拿鑷子的右手也快廢了. 
還好在調味料的加持下, 我這豬腳倒也有入口即化的實力.

 
用Le Creuset燉出來的豬腳.  隱約看到一根豬毛 .  相信我, 我拔了很久, 卻還有漏網之魚...
 

這次這四朵比我臉還大的豬耳也是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還不禁暗自神傷, 在台灣隨手就有的料理, 我都得秉持愈挫愈勇的信念放膽給它做下去.

當然, 實驗有成功, 有失敗.  僥倖成功的話, 我可以大塊朵頤; 萬一失敗的話, 也得為了不暴殄天物而吞下去. 就是各人造業各人擔的極致表現.

想到, 上週末在陳氏兄弟(Frères Tang, 巴黎的大型亞洲超市)買了兩條鯛魚.  一條用鍋煎, 一條用烤的.  結果兩條做出來的成品外觀差真多.

 
塗橄欖油, 抹鹽花, 再放幾片檸檬片後, 進烤箱以210度烘烤25分鐘.

放油鍋煎的那一條, 因為數學沒事給魚去骨!!  這骨去的有夠難看, 因為(據數學說)肉質鬆鬆粉粉, 刀一劃, 肉就碎.  好像是先凍過再解凍的魚體.  所以放進油鍋煎出來的是下圖這般悽慘模樣. 

 
左: 煎失敗的鯛魚.  看起來好像是杯盤狼藉後的剩餘物, 可是這完全是剛起鍋的魚呀.
右: 陳氏兄弟買來的芝麻湯圓.  煮沒兩下, 芝麻露饀.  弄得一鍋看起來黑忽忽, 之後再撈起來放進薑湯裡的全是破碎的湯圓皮. 

 
好吧.  看了失敗的例子, 我覺得身處物資缺乏的法國(這裡的"物資"是指非黑心&好品質的亞洲食材), 還是不能太依賴近乎獨賣寡佔的亞洲超市的商品.   在此誠徵芝麻湯圓, 花生湯圓的內饀和湯圓的做法.  決定捲起袖子, 自己來做實驗.

為了不嚇唬有可能來巴黎看我的親朋好友們, 我還是要老王賣瓜一下.  在廚房裡還是有不少成功的範例.

  
蕃茄蘿勒義大利麵, 鹹酥大蝦, 蘭姆葡萄起司蛋糕和蘋果派. 

數學也能做出賣相極佳的菜耶~  果真是宜室宜家的男人呀. 

 
由左至右: 義式燉飯 (risotto); 煎鮭魚及義式扁麵; 數學式豪邁蘋果派.  (註: 數學用的派皮是超市買的油酥皮.)

不過, 最近實在處理太多不熟悉的食材, 除了溫體鴿肉, 豬腳豬耳外, 還有豬腦和豬腰子.  懷念台灣滿街美食隨手到來的一顆心於是更加熱切了~

    全站熱搜

    agla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