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六日, 是個很大很大的日子. 

數學哈的同事Mireille送來的慶賀紙婚紀念蘭.  

早在2007的12月我們就訂了一家米其林二星餐廳. 著名的Joël Robuchon經營的La Table
當年(也不過是2005~2007年間啦), 還在日本被阿本仔荼毒時, 就已經去過位在惠比壽的Garden place正中央, 也是Joël Robuchon跨海經營的Château-restaurant de Joël Robuchon吃過四次飯了. 

不記得吃進了什麼東西, 因為那時的我, 並沒有拿著相機到處拍照的習慣. 只依稀記得排盤富巧思, 使用的餐具頗講究. 味道當然沒話說, 而且吃完一整套後, 並不會有飽脹感. (坦白說, 吃完飯後只不過逛一下那兒的三越百貨, 不到一個小時, 又餓了….) 以客唯尊的餐廳還在我們吃畢離去前, 將自家現烤麵包用精緻的紙袋細心地包起來, 給來店的女客人帶回家享用.
 
以上的種種, 讓我對Joël Robuchon的餐廳非常有好感. 
 
為了慶祝數學哈和我的偉大的紙婚紀念日 四月六日, 我們早有預謀. 本來想去Guy Martin(帥哥一枚)擔任主廚的Le Grand Véfour (原為米其林三星, 但2008年被調降為二星), 透過官網預約後, 竟然只得到: <本餐廳星期日不營業>這麼一句話. 奇怪咧? 生意做是不做呀? 星期日沒有營業, 是不是應該要propose客人其他日子呢? 算了. 不想做生意就罷了. 於是我們選擇了Joël Robuchon的La Table, 來慶祝我們的第一年.
 
出門前, 我把傢伙(相機)準備好. 自己也心理建設了很久 千萬要勇敢地拿出相機, 用力拍. 
 
不過, 這是沒有用的. 我們到了La Table後, 我整個氣餒了. 場地不大, 當然比一般bistro或brasserie來得寬敞. 可是環顧四周, 衣香鬢影, 連侍者都男的俊女的俏, 整個空間就是一個上流社會的感覺. 於是本人很卒仔地把相機留在包包裡, 沒膽拿出來.


有圖有真相.  2008/04/05 (法國習慣從日開始寫: 05/04/2008) 桌號三, 兩個人.  
結帳時間23:20. (在酒精神奇的力量下, 我已經快躺平了.)
付的$$裡, 含消費稅67.35歐.  (法國的VAT是19.6%, 台灣只要5%)
 
晚餐從20:00開始進行到23:30我們結帳. 
從餐前酒開始. 我照例選了Kir royal (黑醋栗濃縮加上香檳), 這是我的最愛; 數學則點了Gin, 他的最愛. 
餐的部份, 我們挑了Menu Découvete (探索大餐).  再加一瓶Saint Julien的酒.
 
在此, 我要承認我老了. 我吃了什麼, 我都不記得了… 應該說, 每道端出來都美不勝收. 食材也很複雜, 所以我無法形容. 簡單說, 從Amuse-bouche算起, 連同甜點兩款, 總共十道.
 
不爭氣的我在魚的部份就沒有戰力了. 基本上, 我喝香檳會頭昏, 影響實力. 加上十道菜, 實在很多. 

我魚沒吃, 鵪鶉沒吃, 連Joël Robuchon的成名作: purée de pomme de terre (像奶油般綿密細膩的馬鈴薯泥)也沒吃, 就快睡倒在餐桌上了. (香檳讓我茫, 紅酒促進我早早會周公, 而且那時也已經晚上十一點了.) 偏偏這種地方又要裝的比較有氣質… 
最後的兩款甜點, 只挖了幾口sorbet, 其他都沒動, 就請侍者上咖啡了.
 
數學哈和我的紙婚大餐竟然就這麼虎頭蛇尾地結束了!!! 果真是喝酒誤事. 
 
寫到這裡, 順便問一下數學吧: 明年的布婚紀念日, 你有沒有想去哪裡吃? 
 


 數學的背影/在傳藝買的玻璃青蛙(坐馬桶那一隻, 特別可愛)/蹺班貓的襪蛙又被我拿出來現寶/我們家的中庭花園
 


Joël Robuchon官網.  可以在紐約, 拉斯維加斯, 倫敦...看到他的事業版圖.
http://www.joel-robuchon.com/

Joël Robuchon日本網站.  我覺得在東京吃他的餐廳, 比在法國便宜.  就服務水平來說, 則兩地相差不多.  但是東京惠比壽的那個Château場地就比巴黎的寬敞舒服(我應該會有勇氣拿出相機來拍照), 蠻值得去消費的.
http://www.robuchon.jp/ebisu/

    全站熱搜

    agla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