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來到雅典的衛城 Acropolis.
這景點是雅典的重頭戲.  幾天來苦於雅典的高温及日曬, 一直橋不出好時段也調整不出適當的心情上衛城.
這天鼓起勇氣, 起個大早.  悠閒地用過飯店早餐, 梳洗過後, 八點半不到我們就搭上地鐵紅線往衛城出發去.



雅典地鐵的清潔跟巴黎的比起來, 簡直是優等生.  
Acropolis這一 站的陳設跟博物館沒兩樣.  一出地鐵站, 我們順著Dionissiou Arepagitou走著走著, 來到了衛城的售票口.
套票12€, 除了衛城之外, 還可以參觀Ancient Agora-古市集, Theatre of Dionysos-酒神戴奧尼所斯劇場, Archaeological museum of Kerameikos-凱拉梅寇斯遺址博物館, Olympieion-奧林匹亞宙斯神殿. 



從阿提卡斯音樂堂(Odeon of Herodes Atticus)望向一望無際的雅典市區.



原建於西元161年的阿提卡斯音樂堂(Odeon of Herodes Atticus)在1955年重建後, 就做為露天音樂廳.


雖然才九點出頭, 可是頂上的太陽好像有兩個在燒, 很熱.
隨著人群走到了山門-Propylaia, 堂堂的帕德嫩神廟就在眼前!  


Porte Beulé.  這個入口是法國考古學家Beulé在1852年發現的.  
從這個入口往上走, 便是山門和雅典娜尼基神廟.

來自世界各地的進香團絡繹不絕, 在進入衛城的山門-Propylaia那兒, 大家以牛步在移動.
人多, 移動不易是一個原因; 另一個原因則是, 石灰岩石的地質, 一個不小心, 可是會讓人滑一跤~ 
差點跌個四腳朝天的我, 只敢往沙石地上踩, 而不敢再踏上光滑的岩石一步.
 

 山門-Propylaia.  人山人海~  結果我們要下山時, 大概12點吧, 人潮更洶湧.


多利克式建築的山門.



現在整個衛城遺跡都在做修護工作, 所以到處看得到鷹架.  此為山門-Propylaia.


上到衛城來, 太陽更曬.  就是兩顆太陽在頭頂上曬的感覺.  來自亞洲的觀光客都撐起洋傘抵抗驕陽.


上: 埃瑞克提翁神殿前.  
下: Porch of the Maidens-女神列柱.


女神列柱後方帷幕圍起來的地方正在進行修復.


堂堂的帕德嫩神廟.  也是鷹架滿佈, 重建工程正進行中.
即便如此, 仍不減帕德嫩神廟的氣勢磅礡!


帕德嫩神廟北面三角楣上栩栩如生的雕塑.


太陽下的神廟.  靠著神廟陰影的庇蔭, 我們才沒有曬昏頭...



經歷掠奪入侵, 數不清的歷史災難, 讓帕德嫩神廟只剩下不完整的屋頂和幾根柱子, 風霜地站在衛城上, 繼續守護著雅典...
不過, 重建工程積極地進行著, 希臘政府也努力地向英國, 法國...幾個館藏有衛城實物的博物館協商"回娘家"事宜. 
也許再過十幾年, 西元前五世紀的衛城和衛城上的神廟, 又能再度展現它懾人的丰采!


從衛城往古市集Ancient Agora的Attalos柱廊 和 Hephaisteion-海法斯提翁神廟.

在衛城整整待了兩個小時, 完全地曝曬在陽光下, 我們有點昏頭卻又帶著進完香(有拜有保佑)的喜悅與滿足, 馬上又搭著地鐵紅線回飯店澆澆冷水, 以免中暑~  雅典實在太熱了!!!  (每天都要喊好幾次, 來心理平衡一下~~)


<<小常識>>

古希臘建築依年代, 也由簡入繁, 有三種不同的柱式:
1. Doric
2. Ionic
3. Corinthian


Doric 多利克式柱頭 


Ionic 依奧尼克式柱頭


Corinthian 柯林特式柱頭

年代愈接近我們, 柱頭形式愈顯複雜. 

    全站熱搜

    agla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