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道來訪的大村先生和夫人繼德國瑞士後, 來到法國巴黎待四個晚上. 

巴黎歌劇院
 
前三晚, 他們住在超級方便又實惠的公寓式飯店 (Apart-hotel), Les Citadines.  
Les Citadines是連鎖公寓式飯店.  全世界(連中國上海, 日本東京)都有分支.  
公寓式飯店就是, 每個單位就是附廚房衛浴的公寓.  公寓裡什麼都有, 廚具餐具, 洗碗機, 音響, 網路... 一應俱全.  
選擇公寓式飯店的目的就是呢, 來歐洲玩, 最讓人沒法馬上習慣的就是.  對旅行的人來説, 如果能有個廚房買當地的食材弄吃的, 或是自己帶泡麵, 味噌湯包來當晚餐, 不但省預算, 又可以吃得比較盡興.  

我替大村先生和夫人訂的是Citadines Paris Louvre.
http://www.citadines.com/france/paris/louvre.html

這間的好處是, 價格合理(比起其他動輒300歐起價的Citadines, 這間實在很便宜), 地段方便.  左擁羅浮宮, 右抱歌劇院.  距離日本餐廳和日本超市(Rue Saint Anne, Rue des Petits-Champs), 步行五分鐘.  交通方面, 有地鐵一號線跟七號線在步行兩分鐘的範圍內.  

前兩天很歹勢地讓大村夫婦自己在巴黎探險 (因為我有interview啦~ 抽不開身.)  第三天, 我終於有空能出馬當個名符其實的地陪了.
跟他們在飯店會合, 我們便開始我們的巴黎散策.

前兩天他們造訪了一些博物館, 鐵塔(還在鐵塔下遇到一大群來穿著裙子來為球賽造勢的蘇格蘭人.  註: 那天也是薛德瑞騎到巴黎的日子).  所以要避開他們已經走過的地點, 我們便決定由凱旋門開始今天的觀光行程.


來到凱旋門了~

在凱旋門地下購票處時, 我們台日兩方演出搶付錢的戲.  不過, 在不是故意的情況下, 我搶輸了.
氣喘如牛地登上凱旋門頂樓, 繞一圈, 看到放射狀的道路以凱旋門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展開.  遠遠地可以看到La Defense (新凱旋門), 布隆尼森林, 萬神殿, 鐵塔, 聖心堂, 蒙巴納斯(Montparnasse)高樓, 龐畢度中心, 聖母院和羅浮宮.

心滿意足地啟程下樓.  我們決定沿著香榭大道朝聖一趟.

在香榭大道走著走著, 不可錯過地來到我的新東家門口.  我們並沒有進門湊熱鬧(LV香榭大道店就像人潮不斷的超級市場.  客人來來去去, 讓人眼花撩亂.) 只在華麗的大門前很觀光客地拍了照.  緊接著我們越過斑馬線, 大村先生體貼地問道: 要不要喝個東西, 休息一下呢?  於是我們就近在路旁的Cafe坐了下來.  這裡的尬喝頌(garcon, 服務生)高大帥氣, 年紀不是很輕, 可是感覺起來很舒服 (就像Clooney那一型的啦).  我們三人點了兩杯卡布奇諾, 一小壺熱紅茶(就是茶包加滾水).  總共24歐!!!  也就是說一人平均消費是8歐啦!  
就在我們心痛又愉快地(很複雜的情緒下)啜飲著飲料時, 數學打了電話來:
數學: 你們現在在哪裡呀?
我: 在香榭大道上喝飲料.  一杯卡布要8歐哦~
數學: 是哪一家?
我: 我不知道名字耶.  反正就在LV旁, 過了馬路就是了.
數學: 這家Cafe的遮陽簾是什麼顏色?
我: 是紅色呀.
數學: 哇哈哈哈~~  你們在香榭大道最高檔又坑錢的Cafe (Fouquet's)啦!  沙克雞(Sarkozy, 即現任法國總統)就是在這裡宴請大家, 慶祝他總統大選勝利.
我: 哇哩咧~~  

以上純屬發牢騷. 
雖説花了24歐, 覺得很貴.  可是在臨走前, 我們還是大方地留下1歐(約合台幣46元, 日幣165yen)的小費, 展現亞洲人對提昇歐洲經濟發展的貢獻.

有點離題了.

喝完總統級咖啡後, 我們繼續沿著香榭大道, 一路走到下個目的地, 新橋 (Pont Neuf, 是巴黎最老的橋, 可是名不符實地稱為新橋, 因為在建造時確實是當年巴黎最新的橋), 準備搭乘馳名中外的塞納河遊船.  


遊船上的大村樣御夫婦

今天晴空萬里.  坐在塞納河遊船上, 吹著涼風, 曬著太陽, 挺愜意的.  
一個小時的遊船行程結束後, 我們往St. Michel方向前進.  在途中, 也就是塞納河岸邊, 大村先生看中了一個畫家現場作畫的作品.  討價還價了一番, 總算成交.  大村先生頭大地説: 法國人真不是做生意的料.  (買下那副畫後, 畫家連捆畫用的橡皮筋都沒有.  旁邊舊書攤的洋人大嬸還跑了老遠去拿了個塑膠袋來, 讓畫家用塑膠袋當捆材把畫給束了起來.)

因為跟數學約6:30在Odette跟Jackie的bar見面, 我們在買了畫後, 速速往Luxembourg公園的方向趕路去.
到了Odette的bar時, 已經七點出頭了.  外面天還大亮著, 對日本人來說一點都不像是晚上七點的感覺.  Odette的bar就像數學的廚房一樣, 如果有課在第五區的話, 數學幾乎都是在這裡解決午餐, 或是休息時間來這裡喝個咖啡什麼的.  我們一到Odette的bar, Odette就拿出一瓶香檳要讓我們喝~  接著又弄了一些canape來給我們配酒吃.  邊吃邊聊, 和bar裡的常客噓寒問暖.  大村先生讚嘆: 這才是旅行的樂趣呀!  (和當地人有實際的交流.)


大村夫婦, Pascal和他72歲卻依舊容光煥發的媽咪, 還有數學.

吃吃喝喝, 竟然已經快十點了.  本來想邀大村夫婦去吃晚餐, 可是他們已經被香檳和canape餵飽了.  
隔天一早, 大村夫婦要去Mont Saint-Michel觀光.  為了不影響他們明日的schedule, 我們便在暮色低垂的萬神殿前進行今天最後的觀光, 然後帶著大村夫婦坐上27號巴士往飯店行進, 在微醺和柔和的夜色中結束今天緊湊的行程.


    全站熱搜

    agla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