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慶祝離開日本, 這可真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呀.
老哥, 嫂子和我, 我們選擇了位在惠比壽Garden place的Westin hotel, 一同度過我拿著工作簽證滯留甲片的最後一夜.

 
Westin hotel


位在惠比壽, 迷人的garden place

原本的計劃是: 我在下午(以金蟬脫殼之計)離開辦公室, 迅速回哥嫂家收拾我最後的家當, 然後由嫂嫂開車帶著我和所有家當進駐Westin hotel.  
因為我們訂的是超高樓層, 有所謂的貴賓樓層之稱.  貴賓樓層除了貴之外, 當然有其他較尊榮的待遇.  本來想和嫂嫂一同度過貴婦般的悠閒午後, 然而, 這個超完美計劃在某些人的阻撓和我自己的窩囊之下沒能得逞.  
 
由夢幻回到現實.  我在將近19:00才從公司回到老哥家, 然後帶著我的行囊和嫂嫂快車前往回本應該在下午15:00左右check-in的Westin hotel. 
在路上, 因為是下班時間, 從田園調布往惠比壽方向車子還不少.  一路上趕趕趕, 總算在20:10到達飯店.

至於老哥, 原本超完美計劃中的他, 就是應該在晚間19:30左右出現.  加上他那個公司常常有下班後才開始召開的meeting, 所以我們壓根兒沒有預期他會準時在19:30到達Westin.

匆匆check-in, 在客房裡土包子似地東摸摸西摸摸後, 嫂子和我換了衣服準備到樓下找餐廳吃飯.
因為是最後一天, 想說, 錢就給它撒下去吧!  所以, 只要有想吃的, 我們就會大剌剌地走進去.
沒想到, 在第一家中國料理-龍天門, 我們兩個就怯步了.  
怯步的原因是, 它最便宜的dinner 是 12,000 yen!!!  一個人12,000 yen, 三個人就36,000 yen耶!!
而且, 12,000 yen的course裡, 實在沒什麼好看性.  (接下來的則是18,500 yen, 21,000 yen, 25,000 yen, 30,000 yen, 40,000 yen!!!  貴呀~~~)

我們於是理智地放棄"撒錢"的想法.  走著走著走到了一樓的La Terrace, 點了兩個前菜, 兩個義大利麵, 兩個肉料理, 一個海鮮, 再加上一瓶紅酒(St. Julien).  
在等待上菜的同時, 老哥終於到了.


遠遠就聞到香味的大蝦蝦


老哥和嫂子.                                                                                                      


Westin一樓的廁所


貴賓樓層的lounge吃早餐.  一整廳, 只有我們三個人跟另一桌一個人, 共四個房客.

一早醒來, 我又匆匆地整理我的行李.  
該丟的丟, 該交給老哥的, 要趕快交給他(譬如我的年金退回所需的資料.)  
好趕好趕.  
吃完早餐後, 我總算得正式離開這裡.  
訂了Limousine bus往成田機場的班次, 再一次環顧Westin, 再一次回想過去這兩年, 浮光掠影.  還是蠻感慨的.


白金台附近的巷子.  來到日本兩年, 第一次發現原來白金台這裡還蠻多有趣的店和餐廳.  


品川車站前.  正好是中午, 好多salary man跑出來覓食.  因為外頭蠻熱的, 坐在冷氣limousin bus裡的我, 突然疼惜起這些大熱天還穿著西裝打領帶的上班族.

    全站熱搜

    agla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