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不是我搞怪. 
我老早就闡明心迹, 表示沒必要麻煩這些無情無血無目屎的甲片同事們要特別在下班前立正站好, 只為了看一場獻花秀(因為我要離職了), 然後還得請他們(微弱地)拍拍手.  

獻花秀後的留影~ (奇奇妹, 那把尺, 以及莫非)

為什麼我對獻花秀反感咧?  

我轉職到甲片office並且在這裡忍辱偷生了26個月.  在這26個月之間, 這間僅有40人左右的海外子公司裡, 有好幾個人和我根本沒有對話的機會.
不是我嫌他們笨, 不跟他們說話哦!  而是, 我一直有個台灣人都有的毛病, 那就是: 看到熟人就想打招呼的熱情反應.
舉譀訪先生的例子來做說明吧.

 
26日, 離職當天的最後一餐牢飯-Landmark tower地下一樓的和幸豬排 924yen.  好吃!

我剛到甲片時, 毎次遠遠地看到他, 我的右手就不由自主地舉起來想say Hi!
可是這位譀訪先生, 不知是眼迷離認不出我來, 還是裝酷, 不想跟我熟稔, 我那隻已經擧在耳朵旁的右手不得不因此而尷尬地放下來.
2006年六月初, 我出差回台灣.  在12廠坐電梯坐到某一樓時, 這位譀訪先生(也回台灣出差)就走了進來.
小小的空間, 不過三五個人, 他竟然也能裝做不認識我!

好吧.  既然如此, 我也就不再勉強自己要對這樣的人保持應有的客套了.
跟譀訪先生唯一僅有的一次對話是在我要離職的前兩三個禮拜.  
我接到葛氏蚊子從台灣打來的電話--
葛: 阿格烈阿格烈! 幫我看一下譀訪在不在.
阿: 譀訪在位子上呀
葛: 他都不接電話.  妳去叫他接電話.
阿: 噢.  好.

於是我蹬蹬蹬地跑到他位子上説: 譀訪桑, 1番線, 葛拉蚊找你.
這句話竟然變成我跟譀訪先生說過的唯一一次, 唯一一句話!

大家評評理吧!  像這種情形, 我哪好意思請他在我離職的moment, 放下手邊工作, 聽我講完(言不由衷的)感謝的話後, 微弱地拍拍手呢?

為了避免獻花秀, 我已經想好萬無一失, 有人性的都能理解, 而讓我可以免掉一場沒必要的尷尬, 那就是: 我等到waiting的機位.  所以我得提早離開辦公室去趕飛機.

結果, 我們家HR聽到這個事情, 猶如導演聽到女主角懷孕, 戲演不下去的那種panic, 臉色難看地跑去找蜜蜂嘰哩呱啦.
蜜蜂咧, 竟然也為了保持世界和平, 而派了莫非來遊說我.

我後來當然也很卒仔地答應留到最後一刻.  可是我很氣很氣很氣!

體諒人的, 是不是就讓我去趕飛機, 而不會強要求我留下來配合演出獻花秀?
這裡的人, 完全沒有彈性, 不會應變.

獻花秀, 純粹是因為HR的SOP裡頭有寫, 所以我們就得配合演出.  若沒有配合演出, HR就不知該怎麼把戲殺青.
看起來, 這場秀根本不是為了離職的人, 而是為了HR的自我成就跟公司表面的和諧而存在.  
無聊透頂!


這把是公司名義送的, 六朶紅玫瑰跟少許滿天星, 最基本的組合.  經由嫂子巧手整理, 增加花束的價值.

 
這把花是亞馬哈的大村先生送的.  花材豐富, 色調柔美.  謝謝大村先生及亞馬哈的愛護及支持. 






    全站熱搜

    agla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