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週前收到坎城婆家寄來的包裹.  Colissimo, 最小箱的那種. 
紙箱裡有我婆婆親手做的餅乾兩盒(連螞蟻都覺得甜), 還有為了填滿Colissimo這紙箱(只要能裝得下, 運費都是一樣的), 而塞了滿滿的青辣椒, 紅蔥頭和大蒜. 

 

老人家愛子心切, 我一介雞犬也跟著升天.  數學是一個連泰式料理月亮蝦餅的沾醬都嫌辣的人, 這包青辣椒很顯然就是給我吃到冒煙用的.

 

週四難得到巴黎十三區的中國超市買青菜.  其實是有飯局, 在美麗邨吃了貴妃雞, 百花椒鹽魷魚後, 才順便去Frères Tang陳氏兄弟(大型亞洲生鮮超市)買青菜. 這天買了兩把空芯菜(一把3.5歐), 金針菇, 豆腐, 春卷皮, 牛頭牌沙茶醬(台灣產品!!  眼淚快流出來了)...一堆, 提得我手快斷了. 
回到家後, 馬上洗了把空芯菜, 切段.  弄了兩顆大蒜, 碎丁後下鍋爆香, 再把空芯菜放下去快炒.  一盤香噴噴. 
對我來說, 這叫做加菜.

 

然後數學哈說話了: 妳用哪個蒜頭?  是我媽寄來的那個蒜頭吧?  很香, 對不對?  我媽寄來的蒜頭可不是隨便蒜頭.  是xx自家種的, 特別香....  連珠炮到我完全沒辦法插嘴的地步.

我心虛的回答著: 是呀.  就是媽媽寄來的蒜頭.  真的很香耶~

為什麼心虛, 因為我婆婆寄來的蒜頭非常小顆, 也不容易去皮膜.  所以我炒菜用的還是我在超市買的普通蒜頭.

 

 
紅心盤上兩種蒜頭.  左邊大粒的是我在超市買的; 右邊小顆的是我婆婆寄來的.  大小差金賊.

 

我放著婆婆寄來的蒜頭不用, 而只用我自己買的蒜頭, 看起來是不是有點在跟婆婆作對?

其實我沒有這個心思啦~  純粹是為了省麻煩, 所以還是用大顆蒜頭.
沒想到, 數學哈竟然覺得是因為我用了他媽媽的蒜頭好貨, 才讓一盤菜炒起來如此香味撲鼻!

 

 
再看一次.  大小差太多了.  根本一顆抵五顆.  而且小蒜頭的紅色皮膜特別難剝除哪. 

 

我說嘛, 蒜頭就蒜頭, 每個都很香呀.  哪有什麼你媽媽寄來的就特別香的道理.
菜香的主要原因, 應該是空芯菜是個好菜的庇蔭吧.  (而且也多虧我快炒手法俐落呀~)

其實我寫這篇是讚嘆, 天下男人, 不論種族, 母親都在他們心中佔有一席之地.  

    全站熱搜

    agla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