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閒, 我克服小小烏龍飛過半個地球, 風塵僕僕地來到明石宅邸.  距離正式告別日本salary man生活轉眼竟也一年兩個月過去了.  探訪滿兩個月大的姪女是我這次來訪使用的一個堂皇的理由.  (這樣才不會被我爸媽唸到臭頭~)

七月八日誕生, 現在已經兩個月大了哦~  初めまして、皆様よろしくネ~~

 
蛋糕
是滿二月慶生用的.  三個大人在寶寶睡的正熟時, 呼嚕呼嚕把蛋糕給吞了.
這個歲數的寶寶表情並不是很多; 無論誰抱都ok; 會哭鬧的時候絕大多數是尿布濕了或肚子餓.  總而言之, 還蠻好帶的.

不過這個歲數的寶寶醒來就吃, 吃飽就睡.  一天要循環個七八回.  我們要出門的地點一定要有授乳室, 開車距離要在半個小時內才可以. 
位在川崎的
LAZONA, 惠比壽Garden place和二子玉川高島屋符合以上兩個條件.  在東京短暫停留期間, 便在這幾處不斷的出沒.

回到東京, 還有一個吸引我的地方, 那就是美食 Goumet. 
想到隨便一碗拉麵在歌劇院旁的日本街, 起碼八歐.  著名的國虎屋一碗要11歐. 
在日本的話, 700 yen拉麵都比巴黎的名店來得好吃又便宜.

除了美味之外, 日本的服務大概算是全世界其他國家望塵莫及的吧.
在小吃店吃個炸豬排飯, 服務品質也不會因為價格低廉而打折扣.

星期六在惠比壽Westin的Terrace用餐.
下午三點才到餐廳.  我們沒有選擇buffet餐, 因為年紀大了, 想到還要自己到配餐台夾菜, 就一整個腿軟.
於是點了幾樣菜加一瓶酒, 竟也吃到晚上六點多才結帳.  當然, 其中有二十幾分鐘, 哥哥和嫂嫂帶著寶寶去喝奶去了.  我一個人喝著助眠的紅酒, 差點在等待的寂寥中眾目睽睽地攤睡在桌上. 

 


前菜四款




Val de Loire產區的紅酒. 



兩份義大利麵.  (端上來才發現兩樣長的差不多.  不過, 上面那一盤peperocino是細膩的恰到好處的微辣口味, 好好吃~)




烤半雞. 


烤羊排, 和四種沾醬.





餐後甜點. 
上: 馬達加斯加香草冰淇淋.  Vanilla beans大量散佈在冰淇淋中.  (馬島的香草是世界知名的.  連我這個馬島出生的台灣人也與有榮焉. )
下: 葡萄柚sherbet.  飯後來一球, 助消化哦.


老哥上班的某一天(男人真命苦), 嫂子和我決定到二子玉川高島屋散散步兼採購. 
高島屋裡有設備齊全的育兒設施和咱們台灣名享天下的鼎泰豐.  (吃完午餐後還發現這裡竟然有天香回味!!!)
鼎泰豐水準的小籠包在法國是一定找不到的啦.  既然我人都來到鼎泰豐店門口了, 當然是想都不想就直接進店點菜去.


點了一份酸辣湯麵套餐(麵加四顆小籠包), 一籠小籠包(只有六顆...  台灣好像是一籠十顆吧?), 一籠菜肉蒸餃(六顆), 一盤(炒起來很小盤的)空芯菜.  飯後還加點了一人一份杏仁豆腐. 


帶著寶寶上館子, 其實還是沒有在家裡吃飯方便.  所以大部份的時間, 我們還是在家裡解決. 
超市和百貨公司美食街實在是主婦的好朋友.  買些外帶回家吃, 只要再炒盤青菜, 還是可以均衡地飽餐一頓. 
這方面, 法國實在是遜色太多了.  連觀光客喜歡流連的拉法葉百貨公司美食街也找不到像日本這樣新鮮豐富的菜色. 

卷壽司, 刺身...  加上一盤自炒小松菜.  (比法國外食族最常吃的乾癟硬棒子麵包三明治來的可口.)




超市美食街惣菜區一定會有的大根salad, 京華樓的煎餃, 蝦餃, 豬耳朵, 台灣香腸, 炸雞塊... 桂林的青花菜炒蕈菇, 竹筍炒海鮮.  自己煎的鮪魚塊(鮪魚來自住江東区的阿姨)和隔壁伊藤太太送來的玉米. 


在日本的短暫停留對美食又重新下定義.  回到巴黎的這幾天, 面對竹籃裡數學特地買回來孝敬我的可頌麵包, 冰箱裡的Bayonne火腿...  我竟然一點胃口都沒有, 只想大聲說: 給我櫃子裡的日本泡麵.

    全站熱搜

    agla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