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奧開賽四天後, 法國原本信誓旦旦的幾個奪金希望紛紛馬失前蹄. 
若不是早早被淘汰, 就總是與金牌擦身而過. 
總算, 第五天賽程, 在冷門的希羅式角力男子66公斤級, 年輕的Steeve Guenot獲勝奪金, 場上隨著三色旗的昇起終於飄揚著馬賽進行曲.

Steeve Guenot.  算是眉清目秀的選手吧?  希羅式角力金牌得主Steeve Guenot的正職是巴黎地鐵系統(RATP)的保全員. 
下回看到保全人員來巡視時, 可要好好地看看裡頭是不是有Steeve.
Photo: Reuters


每天看轉播, 看出一個現象: 頭一回看到拿銀牌的拿的這麼不高興.  看的是法國轉播, 所以電視上播出的賽程都是有法國代表隊的項目.
數學說: 究竟是怎樣?  這些人都被慣壞(gâté)了.
  我則很想回答: 銀牌你不要的話, 就給我吧!

擊劍選手Lopez在決賽時, 敗給中國選手仲滿.  接受記者訪問時, 他紅著眼眶, 哭喪的臉充滿不願. 
Photo: Reuters


柔道選手Lucie Decosse敗給日本選手谷本步實.  被掰倒之後, 整個人坐在台上晃神好久.  後來是場邊裁判用手推了推她的肩, 她才回神過來.
一直到頒奬時, Lucie的臉還是臭的. 
Photo: Reuters


柔道選手Benjamin Darbelet和日本選手內柴正人短暫的激戰後落敗.  事後, Darbelet說他當時頭痛, 所以以防禦的姿勢, 卻被內柴逮住機會給撂倒.
領到銀牌之後, 他悠悠的說: 得了銀牌, 也沒什麼好抱怨的啦.  (J'ai la médaille d'argent, je ne vais pas me plaindre.
)
Photo: Reuters<!--[endif]-->




-->

我能理解 差一步, 金牌就是我的 的那種飲恨想翻桌的感覺.  可是, 銀牌的滋味真有那麼難以咀嚼嗎?
若是要怨憤, 也要氣自己臨場表現不如預期, 平常訓練不夠努力, 程度不如他人. 
跥腳, 撇嘴, 失意, 對提昇成績和實力是不會有幫助的. 
做為一個頂尖運動員, 除了技術外, 還要擁有可以消化勝利果實和失敗苦澀的強健心理.

Laure
Manaudou, 雅典奧運游泳項目拿了一金一銀一銅的選手.

在本屆奧運一蹶不振, 成為眾矢之的.  許多猜想臆測全冒出來. 
Photo: Reuters

截至目前, 除了那個平常根本不會注意, 就算有轉播也不會去轉來看的希羅式角力拿到金牌之外, 法國還在男子100公尺自由式游泳, 和男子擊劍團體賽中奪冠. 

泳將 Alain Bernard. 替法國摘得100公尺自由式金牌. 
Photo: Reuters
P.S. 我一直覺得他的頭很小, 跟身體不太成比例.  每次看到Alain Bernard, 我就會想起007 皇家夜總會-Casino Royal那個Daniel Craig.  頭很小, 肌肉超發達.  (不是我的菜~~  是Daniel Craig的粉絲的人, 不要打我呀~)
 

開賽一週後的成績是三金, 八銀, 六銅. 
體育部長在奧運開賽前大言不慚法國代表隊會有35~40面奬牌入袋. 

沒料到, 競賽項目的各國實力似乎洗過牌.  中國的擊劍竟然變的這麼厲害(幾個有奪牌希望的法國選手便栽在中國選手劍下), 游泳項目也令人跌破眼鏡; 俄羅斯和幾個東歐國家的體操項目不再獨霸武林...etc. 

人外有人, 天外有天, 平常沒在關注體壇訊息, 還不知道原來已經變天.  讓我想到台灣的棒球, 桌球, 羽球...  何時能在國際賽事哼起咱們那個不得不拿來當國歌的國旗歌呢?

    全站熱搜

    agla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