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了雅典好幾天, 總算下定決心鼓起勇氣跑遠一點兒.  真的.  大熱天出門, 都要咬緊牙根, 豁出去. 
位在阿提卡(Attica)最南端的Cap Sounion-蘇尼翁海岬, 便是我們臨時起意的遠足, 最適合的地點.


大器的Temple of Poseidon-海神廟.

 Temple of Poseidon-海神廟, 獨自在崖邊.

八點差一刻, 就到了巴士站等車.  有點搞不太清楚這裡的長途巴士的系統.  只見一堆人晃在候車亭裡, 沒什麼順序, 也很沒秩序.  太陽超大(還不到八點哦),有陰影的地方全被佔滿.  我背對著太陽就定位. 覺得這裡的人不太會排隊, 所以儘管太陽毒辣, 我就是站著不走. 數學則很悠哉地跑到對街有樹的地方抽菸去了.  厚!  這是什麼世界呀~
八點出頭, 巴士來了.  果然等車的人一擁而上.  比我們晚來的也都技巧地鑽到我們前面去了.  混亂之中, 我們上了車.   巴士駛離雅典市區後, 車上才開始進行售票動作. 
 
沿途, 右手邊的海灘風光一覽無遺.  而靠內側這一端則是乾枯的阿提克地區, 偶爾有一簇簇的房舍, 零星地散佈在這個沒什麼人煙的土地上.


沿途的海景和海灘.  這裡的海灘乾淨有規劃.  

兩個小時的車程之後, 我們終於來到巴士的終點站.
早上帶出來的水, 一人一瓶, 全在這兩個小時內喝個精光.
先在旁邊(方圓百里內唯一的一間)café喝個鮮榨柳橙汁, 順便上個洗手間後, 我們才懷著崇敬的心情往海神廟邁進.



 
 
建造在海邊懸崖邊上的海神廟-Temple of Poseidon 是蘇尼翁海岬的地標.
西元前444年再建於舊址神廟上. 現址還留有15根以大理石為材質的多力克式圓柱. 





圓柱表面僅有16列凹槽, 不同於一般傳統希臘柱體的20個凹槽. 據說是為了減少柱身遭受浪花拍擊的面積, 以減少柱身的破壞.


數數看, 是不是只有16列凹槽?
 
另外, 1810年時, 拜倫在其中一個柱身上刻了他的名字. 沒錯!!! 這個拜倫, 就是那個英國詩人-拜倫 (Lord Byron). 
沒想到他這個行動竟然蔚為風潮, 神廟的柱子底基逐漸佈滿了簽名及日期. 
現在很多古蹟, 觀光景點會被遊客神來一筆地寫上: <XXX 到此一遊>就是從這裡來的. 


發現大部份的簽名都是19世紀末留下的.

當然, 時空不同, 對同一個行為有不同的看法. 當年, 拜倫可是以金錢及行動來支持希臘獨立的英雄. 他的vandalism (破壞文物行為), 在當時, 以他的角色, 也許是被崇敬的. 所以, 各位同學, 現在要愛惜風景古蹟文物, 可不要學習拜倫爺爺做出這種事哦~


數學凝望海神廟的背影.  (其實那時他快熱壞了.)


我在神廟前, 也是很zen的樣子.


不知道為什麼起乩...  是神的力量嗎?

從蘇尼翁海岬望向愛琴海, 海天一色, 說不出的舒坦. 這裡的落日也是美得令人遐想.


沒有污染的天空, 將海水映照得透藍.
 
 

附近的無人小島.



海灣.  右邊是度假旅館, 所以有規劃健全的付費海灘. 

只不過, 回到現實, 我們還是被曬到昏頭.  沒有為了這個錯過會遺憾的蘇尼翁夕陽而繼續待在這裡. (在回程的巴士裡, 我們兩個已經開始扼腕了…)
在搭回程巴士前, 我們又在那間方圓百里唯一的café,照顧了一下它的生意. 這店家畢竟佔了地利之便, 生意還真是不賴.

巴士時刻表.  共分兩線 (山線/海線).  每一線, 每隔一小時會有一班車.
不過, 我們明明12:10就在站牌前痴痴的等, 為何山線的車就是不來呢.  直到13:00, 海線的車來了, 我們兩個曬乾的老人家才趕緊上巴士吹冷氣.
 
 現在回想起來, 有兩點是可以改善的:
1. 以後要多帶些水, 不然小瓶礦泉水在去程的途中就喝光, 真的要巨細靡遺看神廟時, 就沒有水可以喝了.  (這個時候就是方圓百里唯一一個店家賺錢的機會.)
2. 不想錯過落日美景的話, 可以下午五點再從雅典出發.  我想, 傍晚到達蘇尼翁海岬時, 應該會比早上來得涼爽一些.  要流連在這個小地方, 就不會像早上那麼令人煎熬. 
 

    全站熱搜

    agla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