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公司在很多亞洲客人眼裡是出了名的傲慢.  雖然我身在其中, 體會到確實有些顧客不是很好處理.  但是, 我也對同是員工的同事們頗有微詞.  
而這裡所謂的同事, 指的主要是阿兜仔.  特別是法國本地員工.


星期六早上八點九分.  昏暗無人的街道, 而我卻趕著去上班!!!  (服務業的悲哀...  很想睡到自然醒說...) 

話說, 過完聖誕節及新年後, 來店客數變少了.  而且大部份的客人在等待一月九日開始的冬季折扣, 所以很正常地店裡客人又變成觀光客佔大宗.  
那天週六, 我在處理一對韓國夫婦時, 一個態度也不是很好的男客人(也是很容易失去耐性擺臭臉的阿兜仔)在我眼前用英文說: 怎麼都沒人有空?
我聽到他咆哮, 我便往前十公尺的方向望去, 有兩個女同事正在聊天.  
我於是跟這位咆哮男客人說: 先生, 那裡有人是有空的.  可以麻煩您過去找他們嗎? 
咆哮男客回答(也是咆哮): 應該是妳過去幫我叫她們過來.  怎麼會是我過去找她們呢?
我說: 我現在有客人, 可能還是得麻煩您去那兒.  (我心想, 不過10公尺的路程, 走幾步會怎樣呀.)
咆哮男客回答: 妳過去找.  (命令式.  真是OOXX)
好吧.  我剛好要把手上一個東西拿回去那個地方放, 所以我親自走了過去.
我跟那兩位仍舊在聊天的女同事說: 那裡有位男客人需要服務.  妳們可以過去那兒幫忙嗎?
那兩個洋婆子竟然回我: C'est sympa!  Il n'a qu'à se débrouiller seul.   
意思就是說: 我要求她們去服務客人, 打擾她們聊天, 所以她們用c'est sympa (妳人真好啊~)來諷刺我的雞婆.  
而第二句: Il n'a qu'à se débrouiller seul. 則是說: 讓他自己去想辦法.  (讓客人自己去想辦法!!!  這是什麼意思呀?  叫客人自己翻抽屜, 自己結帳, 自己去庫房拿商品嗎?)

我是覺得蠻無奈的.  跟這樣的人當同事, 簡直有辱我的專業和敬業.  偏偏我也知道這些人因為年資比我久, 所以領的$$也比我多.  
我還知道, 如果是經理請她們幫忙的話, 她們絕對不會說出那麼不pro的話.  也許背地裡會暗罵幾聲(我們家的經理雖都是名校畢業, 但都很豬頭, 所以被背地裡暗罵是很正常的), 但我相信表面上她們還是會照做, 而不會多囉嗦.

那天還發生一件事, 一個日本同事的日本客人在買完東西正要離去時, 突然警鈴大作.  
這位日本女客人緊接著被我們家的保全粗暴地掐著手臂, 彷彿這位日本女客人犯了什麼大錯似的.
結果, 原來日本同事在服務這位日本女客人時, 也同時服務一位沒耐性擺臭臉的法國客人.  
一心二用的結果, 日本同事忘了把放在商品裡的防盜器取出便直接把商品交給這位日本女客人.
日本女客人傷心地落下晶瑩的淚珠, 不聽日本同事的解釋及道歉, 便淚盈盈地離開了.
日本女客人的媽媽則唸了一大串, 看來很不高興地跟在她女兒身後離開.

我想, 她們肯定對我們家, 香榭大道整條街, 甚或是巴黎, 留下很糟糕的回憶.  

連我, 都對這個所謂精品領導品牌的種種(懶散同事, 豬頭經理, 眼光呆滯腦中無物的保全人員, 還有商品...)感到厭倦. 



    全站熱搜

    agla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